中立但有态度
不炒作不忽悠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一)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谨以此文,纪念1999至2001那三年间席卷全球的.com浪潮,以及那一代互联网人的热血与悲怆。

1999年,是一个连空气中都弥漫着.com气味的年头。

1月,《数字化生存》作者、搜狐公司早期投资人尼葛洛庞帝来华访问,并在中国大饭店发表“数字化中国”演讲。

3月,网易公司自广州“北上”。同月,8848.net(后来换成了8848.com)试开通,4月18日对外发布,5月21日正式开通,宣称要做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8848当时只是连邦软件的一个电子商务部门,没有独立核算,所有的钱都是连邦出的。

7月12日,成立不久的中华网(china.com)在美国Nasdaq(纳斯达克)上市,成为在Nasdaq第一家中国概念网络公司股。股价一度冲高到85美元左右,总市值超过36亿美元,是当时首钢的3倍。首钢拥有10万员工,中华网有员工100多人;首钢是国家投巨资兴建的特大型企业,中华网所拥有资产中价值最高的是china.com、hongkong.com、taiwan.com等几个域名。比特的分量重过了钢铁。同月16日,张朝阳走上《亚洲周刊》封面,开创了中国网络精英先墙外后墙内的出名策略。

9月27日,张朝阳等互联网新锐走入在上海举办的财富论坛,风光一时。当时的财富论坛上是新经济唱主角,旧经济坐台下。同月,唐海松在上海创办亿唐公司(etang.com域名后来在2009年5月因过期未续费被别人从域名注册商处以六位数人民币的价格买走)。同月,被称为中国网络界第一闹剧的“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大幕拉开,中央电视台及全国主要报纸均大幅报道,开辟了史无前例的炒作先河。

故事不只发生在中国大陆。在香港,小超人传奇被演绎得如同神话。李嘉诚之子、香港盈科数码动力主席李泽楷,凭着与多家美国公司合作,只用了九个月时间便创造了一个股坛奇迹,“盈动”的市值达到1641亿港元,直逼其父旗下主要上市公司之一的和黄集团。与此同时,李嘉诚也决定全力发展超级网站,长实和黄投资十亿港元发展超级门户站Tom.Com(仅购买此域名就花了250万美元)。

TOM上市第一天爆涨近百倍。股民们说:李嘉诚给大家送钱来了,大家快来排队吧。而在美国纳斯达克,全球网络资本市场的中心地带,这种疯狂更是到了巅峰。由于思科公司的股票价格持续攀升,该公司的市场价值已超过微软,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

与此同时,时代华纳与美国在线(AOL)宣布合并,媒体巨无霸踏上新世纪之路。由于美国在线的凯斯成了新公司的领导者,这更被称为网络经济全面超越传统经济的标志。

在美国,当年流行的故事是:街头一位乞丐的乞讨碗中硬币寥寥无几,可是当他在碗上写了“beg.com”几个字母后,美元就明显比原来多了;不久他又在前面加了个字母“e”(表示电子化)变成“e-beg.com”,投到碗里的钱又多了不少。

1999年,在中国的首都北京,无数接触过internet的年轻人都在渴望成为互联网公司的一员。我自然也不例外。先天没天赋、家里没后台的我,唯一可以称得上算是竞争优势的,是自从1998年离开校园、步入社会的这一年里,自学了Frontpage、Photoshop、Ftp等软件的使用。虽然算不上精通,但在互联网人才还比较稀缺的当时,这些在现在看来很普通的技能还是帮助我在夏天时成功应聘了一家位于清华大学东门的网络公司任职,参与一个教育类网站的组建及运营工作。

在“全球山河一片红”的大好形势下,公司很快就得到了来自海外的风险投资,随后与资方成立了新的合资公司。公司不差钱,大家的感觉都很好。我们这样一个仅仅百人左右的小公司,据说CEO(首席执行官)的月薪是三万元,其他的诸如CFO(首席财务官)、CMO(首席市场官)、CIO(首席信息官)等这“O”那“O”们的月薪是两万元。要知道那可是1999年。

公司开会时,CEO经常讲的一句话让我至今仍记忆犹深并毛骨悚然:“让我们一起把这个故事讲好!”

公司的福利不错,冰箱里常备各种饮料,还有速溶咖啡等供员工任意取用。公司的工作氛围也效仿了硅谷风格,比较宽松。有个同事每天滑着旱冰鞋在办公区里窜来窜去,大家慢慢地也见怪不怪了。

与高管的“天价”薪酬不同,尽管普通员工的收入在当时北京的互联网业内只算中等,但大家的热情还是很高,每天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地自愿加班,仿佛公司上市后成为百万富翁的日子指日可待。我每天一边骑自行车一边听随身听的近三个小时上下班路程居然一直很快乐。

有一位同事在公司准备了睡袋,赶项目时经常睡在公司。那个时候,大家的工作目标很简单,不是盈利,而是“眼球”,即PV(page view:浏览量)。

记得当年,一部很“应景”的描写网络虚拟生存的电影《黑客帝国》横空出世,在同事之间被推崇备至。

正是这一年的熏陶,.com精神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直到今天,我仍然为自己当年亲身参与了席卷全球的.com浪潮而感到荣耀与幸运。

当时,因为看到高春辉、华军等已经成功的个人网站,所以在工作之余,很多同事都在鼓捣自己的个人网站。同事之间闲暇聊天时开的玩笑也都是一些关于网站上市之类的话题:“我的网站快做好了,下周开通,再下个月就上市!”“上什么市?菜场早市?”……

为了我的个人网站“郝鹏视线”的启动,八月份时,我找到一家网络服务公司——“*方网景”注册了自己名字对应的汉语拼音域名。相关阅读:我的第一个域名——无心插柳

当时“*方网景”还不是现在普遍的由客户自行在线注册域名的方式,而是需要手写注册申请表格后递交上去等待公司相关人员处理。这一下竟然等了两天时间才由工作人员代为注册好(现在想想真是好笑)。注册费用是1000元/2年,附带虚拟主机空间和电子信箱。

虽然当时也有很多网络公司比如网易等都在提供免费子域名及免费网站空间,但我并不想用,总觉得自己的网站用别人的域名和空间很不保险。这1000元的支出在当时让我的一些朋友认为很不值(虽然在日后看来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

在域名已注册成功、个人网站即将上线之际,有一家公司名称与我的名字发音相同的企业联系过我商谈购买域名事宜,被我一口回绝。后来发现那家企业注册了其他比较牵强的域名做为公司网站的域名。这件事让我第一次隐约起了投资域名的念头。

“郝鹏视线”上线之后,我将网址提交到了搜狐、新浪等大网站的“网站分类”栏目并被顺利收录。当时,这些门户网站还没有网页搜索功能,只有网站分类,而且都是由人工审核并免费收录的。

截止到1999年12月31日,中国共有上网计算机350万台,上网用户数约890万,WWW站点约15153个,国际出口带宽351M。

“创业者还没有买到自己的第一身像样的服装之前就能够筹集到第一笔1亿美元,这样的经济还是第一次出现。”——劳伦斯.萨默斯在1999年9月8日在纽约经济学俱乐部的讲话

1999年仅仅是个开始,2000年才是高潮。《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二)将于近日发布,欢迎您的关注,谢谢。

郝鹏 2017-1-10

Smilie Vote is loading.

转载请注明来源:米米地域名 »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一)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中立但有态度 不炒作 不忽悠

联系我们爆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