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立但有态度
不炒作不忽悠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五)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谨以此文,纪念1999至2001那三年间席卷全球的.com浪潮,以及那一代互联网人的热血与悲怆。

相关阅读: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一)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二)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三)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四)

2001年7月11日,中共中央在中南海怀仁堂举办法制讲座,内容是关于运用法律手段保障和促进信息网络健康发展。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主持讲座并做重要讲话。江泽民总书记强调指出,要抓住机遇,加快发展中国的信息技术和网络技术,并在经济、社会、科技、国防、教育、文化、法律等方面积极加以运用。既要积极推进信息网络基础设施的发展,又要大力加强管理方面的建设,推动信息网络化迅速而又健康地向前发展。

7月13日,中国申办2008年奥运会成功。消息宣布后的几分钟内,大量相关域名被疯狂注册。粗略估计,当天晚上,域名投资人群体为域名注册商带来了最少数百个域名的注册收入。当然,其中大部分属于一时头脑发热的产物,没有任何投资价值,在一年后,最多几年后被持有人陆续放弃。

8月8日,8848创始人、My8848董事长王峻涛正式宣布辞职,离开了他一向看好的电子商务,成为一个完全意义上的球迷。尽管这在许多人眼中是早晚会发生的事情,但事态的发展和当事人的说辞仍引起媒体的一阵骚动。同月,中国W网与全球域名最高管理机构ICANN签定协议,正式成为ICANN认证域名注册商。

9月3日,网易公司接到NASDAQ的一纸通知,称即日起停止网易股票在NASDAQ市场的交易,同时要求网易如实填写一份关于假账问题的调查问卷。几乎与此同时,第一只在NASDAQ上市的中国网络概念股票——中华网正面临着被股东集体诉讼的难堪局面。

9月7日,《信息产业“十五”规划纲要》正式发布,这是国家确立信息化重大战略后的第一个行业规划。

9月11日,美国纽约遭遇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恐怖袭击。自此,美国经济陷入更深层次的低迷。同一天,日后红遍华语世界的女子歌唱组合“S.H.E”出道,生不逢时地发行了首张唱片《女生宿舍》。

好的事情也不是没有。海尔通过电子商务重组营销体系,联想构建企业信息系统完成和国际品牌竞争的平台,北京市政府宣布两年内实现网上行政……由网络热引发的信息化革命正在各个角落里冲出来。

1999年和2000年时被注册了一年或两年的域名从2001年前后开始陆续到期,因为网络业低迷,其中的相当一部分没有被原注册人续费,甚至包括了一些企业网站在使用的域名。当时虽然域名投资的前景不明,但毕竟注册成本还是比较低的,一般来说只要向“终端”卖出一个域名就足以收回一百个域名的注册成本,而且往往还能有盈利空间。于是,在“遍地黄金”的诱惑下,各种“到期抢注”手段开始出现。有坐拥数十台电脑日夜不停刷新注册的专业“枪手”及面向“米农”开展代理抢注业务的团队。还有的“米农”独辟蹊径,找到域名注册商洽谈“走后门”,以付出更高一些的注册成本为代价来达到在关键时刻“快人一步”的目的。

出身商人世家的福建人蔡文胜凭着敏锐的“嗅觉”以及雄厚的资金后盾在2001年“扫荡”了大量的中国市名、县名的.com拼音域名,奠定了其日后成为一代“域名大王”的基础。

POOL、SNAPNAMES等域名“抢注”商在也这一年开始崭露头角。他们一般租用多家域名注册商的注册“通道”充当起了为域名投资人服务的“淘金路上的卖水人”的角色,做起了只赚不赔的生意。域名注册商自己公开做这个生意的也有,比如美国注册商ENOM的clubdrop业务就是一例,其后来还独立出来专门成立了namejet经营至今。除了蔡文胜以外,meken、booksir书生、许扬等一些日后的域名“大佬”也先后开始利用这些机构“攻城掠地”。

因为网络行业大环境的因素,域名投资行业总体仍然很低迷。有些在2000年前后“入市”的域名投资人耐不住寂寞,从2001年起陆续放弃了。即使是视互联网为信仰的我,也因为人穷志短判断失误,在2001年以及之后的两三年里没有对一批日后很值钱的域名进行续费。

11月1日,联想公司旗下的fm365.com裁员。同月,中国加入WTO。

12月19日,《指环王1:护戒使者》在内地上映。

12月20日,由信息产业部、全国妇联、共青团中央、科技部、文化部主办的“家庭上网工程”正式启动。同日,中国十大骨干互联网签署了互联互通协议,这意味着中国网民今后可以更方便、更通畅地进行跨地区访问了。

12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国家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朱镕基主持召开了国家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他指出,要高度重视,加强统筹协调,坚持面向市场,防止重复建设,扎扎实实推进中国信息化建设。

2001年,北京宣布长安街开始禁止通行小公共汽车。作为一段历史,长安街的“1路/4路”小公共被当作上世纪末北京的一道风景线收藏了起来;同样作为一段历史的.com公司,似乎也正被这样收藏起来。而把二者联系在一起的,是每天早晨住在城西的.com人群往往要挤上公主坟出发的“1路/4路”小公共,赶往城东的网络公司集中的国贸商圈上班,为网站的每一个点击而努力奋斗;每天晚上,再从城市的一边赶回各自家中,计算着离获得期权还有多少天,猜测着公司到底什么时候可以上市。

2001年,台湾电视剧《流星花园》红遍两岸三地,主演F4成为最炙手可热的偶像组合。当年在内地最受欢迎的电影是《珍珠港》和冯小刚的《大腕》。

2001年,.biz、.info及.name等新增的通用域名后缀相继在中国开展推出注册服务。

2001年,我卖出域名并不多,主要是建仓的一年。在囤积了不少优质拼音域名的同时,我完全无法预料到,其中的一个域名,会在三年后,从中国最大的零售商之一“**电器”那里惹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那是一件比接受北京电视台《首都经济报道》采访一事对中国域名界甚至知识产权界影响更为深远的事件。

1999~2001这三年的经历,让.com这四个字符融入了我的血液。

截止到2001年12月31日,中国共有上网计算机约1254万台,上网用户数约3370万,WWW站点约277100个,国际出口带宽7597.5M。

我的.com日记节选:

跨世纪的这场网络泡沫虽然已经破灭,但网络经济反而刚刚开始,甚至可以说正是.com公司的前仆后继催生了真正意义的网络经济。正如上个世纪初所有的铁路公司到今天已经消失无踪但铁路却已铺到全国各地一样,一种新经济的诞生和发展并不意味着催生它的公司一定要成为百年老店。

即使分析新经济这个名词我们也会发现,它并不是特指网络公司,新经济改变的是所有企业做生意的方式。受益于互联网,企业可以节省下来的成本高得惊人。

某种程度上,正是因为网络泡沫,才会有今天的全民网络意识、方兴未艾的网络产业和传统产业的网络化升级,才会有今天我们面向新经济进行“凤凰涅磐”的起点。

网络泡沫催生了全民族的网络经济意识。以花资本的钱、花市场的钱,而不是政府掏钱的完全市场化方式,通过铺天盖地的广告,不断炒作的宣传,向公众进行了一次网络知识、网络技术和网络消费的大普及、大教育,吸引了整个中华民族面向高科技、面向世界前沿的全新视线。

网络泡沫催化了传统产业升级,迫使一大批传统企业认识到信息化的重要性,从而主动改造其原有的商业模式,并使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开始学会把眼光放到全球市场上,关注高科技、关注新经济。

网络泡沫催生了新的创业文化。从学生创业到风险投资,从归国创业到传统产业借网求生,真正的鼓励失败、提倡冒险的企业家精神正在中华大地开始形成。这种创业文化也将是未来中国经济成长的土壤。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系列就此完结,感谢您这一段时间以来的阅读陪伴。

写在结尾:

本系列的五篇文章,我来来回回修改了很多遍,对文中史实进行了反复确认,对一些用词也是斟酌了又斟酌、推敲了又推敲。虽然比不了王小波对《黄金时代》的数十遍修改,但十几遍还是有的。我可以负责任地说,这是个人公众号开通近四个月以来投入心血最多的一个系列。不为别的,只希望对得起自己和家人在那段不寻常的日子里的努力与坚持。如果读者朋友你能有些许共鸣或感触,那无疑是我更大的惊喜与荣幸。

郝鹏 2017-1-22

Smilie Vote is loading.

转载请注明来源:米米地域名 »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五)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中立但有态度 不炒作 不忽悠

联系我们爆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