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立但有态度
不炒作不忽悠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三)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谨以此文,纪念1999至2001那三年间席卷全球的.com浪潮,以及那一代互联网人的热血与悲怆。

相关阅读: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一)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二)

2000年这一年让我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物极必反”。

2000年3月14日,NASDAQ一日狂跌200点,以4707.01点收盘,跌幅高达4.0%。

3月16日,NASDAQ跌破4500点,以4483点收盘。

4月3日,NASDAQ下跌349.15点,收盘于4223.68点,比3月10日创下的最高点5048.62点下跌16%。该日,美国联邦法官裁决微软公司触犯了美国的反垄断法律。受此影响,微软股价开盘后一路走低,最终下跌15.375美元,报收于90.875美元,跌幅14.5%。仅此一天,微软的总市值减少了840亿美元。

4月12日,NASDAQ跌破4000点,以3769.61点收盘,当日跌幅7.1%。市场分析指出,科技股的价值正受到市场重新评估,无论是盈利还是亏损的公司都面临这一考验。新经济股票的下跌,使得投资者重新将目光投向旧经济股票。

4月13日,第一只真正来自中国大陆的网络股——新浪网登陆NASDAQ。

4月14日,NASDAQ在尾盘狂跌400点,收盘于3319.33点,与道.琼斯指数均创下单日最大跌幅纪录。该日被称作“黑色星期五”。

公司里几个经常关注行业动态的同事脸上的表情不再象以往那样轻松,而是越来越严肃了。

这个夏天对于整个互联网行业来说是个飞雪的季节。中国概念网络股辛苦上市之后,在NASDAQ上一落千丈,每天以令人咋舌的速度下滑,5美元、2美元、1.5美元、1美元——中国互联网从业者的心理承受极限被一次次地挑战,一次次地击破。

在2000年下半年,首先是亚马逊,然后是雅虎、EBay,然后是Intel、微软,NASDAQ指数急剧下滑,从5000点一直到几乎跌破2000点,帐面上的富翁转眼变成了现实中的穷鬼,无数曾经风光无限的CEO们濒于破产边缘……

7月5日,网易公司登陆NASDAQ。公司创始人丁磊持有网易58.5%的股权,按发行价计算,丁磊的身价为2.7亿美元,不过至当日收盘时,已缩水1/5,跌至2.2亿美元。

7月7日,由国家经贸委、信息产业部指导,中国电信集团公司与国家经贸委经济信息中心共同发起的“中国企业上网工程” 正式启动。尽管当时互联网行业开始不妙的风声已经从国外开始传到中国,但我仍通过此事件进一步坚信了互联网在企业发展中的重要性将日益提升。

7月10日,王峻涛终于盼来了长达6页的海外上市批文。为了这个批文,8848几乎机关算尽,但此时已经注定搭不上资本的末班车了。NASDAQ上已是血流成河,哀声一片。

7月13日,搜狐公司登陆NASDAQ。以13.125美元开盘,在经历短时震荡后落至12.5美元,随后逐步滑至12美元的盘中最低点。最终收盘于12.0625美元,跌破发行价位。

公司里的同事们开始私下议论互联网行业的前景了。我对他们则嗤之以鼻。我认为,作为互联网行业从业者,对.com精神应该具有一种绝对信仰的态度。信心不坚定者,就应该趁早离开队伍。现在想想,当时真是年少轻狂啊。

大萧条的前奏迫不及待地吹响了。

7月底,香港首富李嘉诚投资的tom.com难敌业绩亏损,宣布裁员80人。

8月16日,逆境中的网易公司投入上千万元推出全新广告“网聚人的力量”以期重振行业信心,可以说是当时中国网络界最大的一笔广告投入。

9月14日,搜狐公司动用其在NASDAQ上市的440万股股票(当时市值合3000万美元)收购了ChinaRen.com,合并后其用户量增至780万。ChinaRen在自己的钱“烧”完之前幸运地抓住了搜狐这个救命稻草。

我所在的公司未能幸免于市场低迷带来的厄运。公司由ICP(互联网内容提供商)向ASP(应用服务提供商)的仓促转型根本没有来得及挽救什么。来自南非的投资方撤资,导致公司即将结束运营。

当年,由同一家投资方投资的另一个网站——“脉搏网”在电视台上大做广告(对,就是那个“你是哪一脉?”)后也无力回天,同样没有逃脱解散的命运。戏剧性的是,我们这对难兄难弟的投资方在2001年转而投资了一家当时在做即时通讯软件的公司,而得到了救命资金的这家公司后来逐渐成长为了互联网一极,人称“企鹅帝国”。

曾经意气风发如今一脸苦涩的CEO和大家逐个面谈。选择离开的人都得到了一定补偿。而我连同其他没有离开的同事一起,被一家关联企业所接收。新公司虽然还是做网络方面业务的公司,但不是纯粹的.com公司。

后来,旧公司原CEO私下里曾无奈地对我们说:网站,就像一群风尘女子,拿了富人的钱,买来高级化妆品和时装,经过一番精心打扮之后再去向富人要更多的钱。

尽管.com的世纪泡沫破灭了,但毕竟年轻不怕失败,隐约中我觉得危机中会存在新的机会。我想到,之前几年间被各类企业、机构和个人注册的大量域名,可能会有其中很大一部分随着.com泡沫的破裂,会因为资金短缺或者业务转型等原因而不再被续费。于是我判断,投资域名的黄金机会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到来。

投资原本就是一项孤独的职业,更何况是在当时参与人数少之又少的域名投资。我的亲友中基本没有涉及这个领域的,甚至了解这个事的都很少。幸运的是,我发现了一家名为“易域网”(数年后更名为“域名城”)的网站,除了简单的域名出售展示功能外,其最重要的核心是一个域名投资人之间交流、沟通的电子论坛。那里汇聚了很多后来在域名投资领域乃至IT界及投资界叱诧风云的人物(如蔡文胜、厦门书生booksir、钟斌、meken、许扬、丸子、大东等)。

由于做成了域名投资领域最具人气的网站,“易域网”在当年被中国W网收归旗下。连同网站一起加入中国W网的还有其创始人姚劲波,当时他也是一个很低调但很成功的域名投资人。姚劲波后来在中国W网一直做到了副总裁的职位,再后来,他创业“58同城”的故事大家就都知道了。当年,网络上还有“名协”等域名投资论坛,不过由于没有进行商业化运做,所以一直规模有限,基本都局限于少量熟人之间的内部交流之用。

10月11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就信息化建设作出重大决策,全会审议并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的建议》明确指出:“大力推进国民经济和社会信息化,是覆盖现代化建设全局的战略举措。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发挥后发优势,实现社会生产力的跨越式发展。”

同月,中国W网收购了当时在互联网基础服务(包括注册域名、虚拟主机等业务)行业排名前五的迈*科公司,从而确定了其用户数和业务量在这一行业中的绝对领先地位。顺理成章地,我成为了中国W网的客户。后来,因为我持有域名的数量逐渐增多,干脆与中国W网签约成了其代理商,从而进一步降低了投资成本。

11月10日,中国移动公司推出“移动梦网”计划,旨在打造开放、合作、共赢的产业价值链。“移动梦网”在日后成为了网易等诸多网站的“救命稻草”。

冬季出现的大裁员是在人们意料之中的,大多数网站在年底倒闭的预言如期实现。

12月18日,搜狐公司宣布1/5的员工将离职。为进一步压缩成本,搜狐计划在2001年底前将现有的524名员工缩减到470人。

12月20日,本来应该是一个很平常的日子,而当我翻开一份当天的报纸时,一个极不平常的标题映入眼帘——“中华网扬言收购国内三大门户网站”。

12月30日,一场暴风雪横扫纽约。华尔街上,人们步履艰难。而这一天,华尔街的交易师和投资者们也迎来了另一场暴风雪,NASDAQ指数在这一天重新跌破2500点,以2471点收盘。

动荡的2000年就此结束。

这一年,我投入数千元注册了100个左右以汉语拼音类为主的.com域名(其中大多数在之后若干年内陆续售出)。虽然在当年并没有“开张”,但是已经开始陆续收到询价,这给我带来很大信心。第一次收到询价的时候,我非常激动,由于缺乏经验,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向询价者开口报价。

截止到2000年12月31日,中国共有上网计算机约892万台,上网用户数约2250万,WWW站点约265405个,国际出口带宽2799M。

我的.com日记节选:

任何投资性资产市场都会产生泡沫,比如股市、房产、收藏品等。我觉得网络泡沫不见得是件坏事,相反,它的作用正如此前出现的股市泡沫一样,甚至比前者更有进步性:股市泡沫在今天使股市成为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网络泡沫则使每个人都相信自己可以成为一个老板、一个创业者,更坚定了他们对于生活、对于未来的信心。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四)将于近日发布,欢迎您的关注,谢谢。

郝鹏  2017-1-16

Smilie Vote is loading.

转载请注明来源:米米地域名 »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三)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中立但有态度 不炒作 不忽悠

联系我们爆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