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立但有态度
不炒作不忽悠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四)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谨以此文,纪念1999至2001那三年间席卷全球的.com浪潮,以及那一代互联网人的热血与悲怆。

相关阅读: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一)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二)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三)

2001年1月1日,NASDAQ恶作剧般的“新年礼物”如期而至,一天暴跌178.66点,收于2291.86点,创造了二十五个月以来的新低。

1月3日的北京很冷,风也很大。号称“中国互联网第一楼”的北京嘉里中心(上图)楼内春风洋溢,楼外却一片肃杀,楼内楼外恍如隔世。仅仅半年时间,中国互联网业便进入长久不去的寒冬。前一天,NASDAQ中国网络股又是全面大跌。

1月6日,2001年的第一场大雪纷纷飘落。黄昏时分,北京城变白了。雪花在冬日的漫漫暮色中扬扬洒洒,连成一片。但即使是再厚的雪和再安静的夜,也无法让最原始的商业活动和最现代的互联网停止脚步。

我在新公司的工作内容和之前差不多,很快就步入正轨了。与其他同事在工余时间里上网闲逛或者网上聊天不同,我每天见缝插针地抽出时间来分析域名价值、发掘域名资源。

我很认同“笨鸟先飞”的道理,既然没有别人的天赋与背景,那么就要自己多付出努力,争取早日获得“第一桶金”。同时,我也很清楚地认识到,只有独辟蹊径、走少有人走的路,才有希望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回报。几年后,当我看到一本新出版的叫《蓝海战略》的图书,才发现作者的观点与自己当年的判断恰巧有一些相似之处。

在域名价值评估方面,由于当时汉语拼音类的成交案例很少且多数成交案例都未公开,我也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凭感觉进行一个大概的估计。因为手里的域名已经陆续积攒了上百个,无法记住每个域名的具体报价,我只能随身带着打印好的域名报价单以便在接听询价电话时查阅。每当新注册域名后,报价单还需要随时更新。

此时,中国W网已经从海淀区的船舶大厦搬到了东二环的富华大厦,我每次去交费时方便了很多。

混沌中终于出现了一线曙光。1月中旬,我注册的某“双拼”(即双音节汉语拼音).com域名与买家以数千元的价格达成交易。仅中国W网收取的域名过户费就要1500元,不过事先已经协商好,这个费用是由买家出的。这个域名如果留到几年之后,即使在域名投资圈内流通也能够轻易以几万元出手。当然,没有人能准确地预测未来。相关阅读:我与一些名人的点滴交集(三)

这第一次成交,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鼓舞。看到投资终于开始有了回报,一直支持我投资域名的女友也很高兴。

自此,我在域名投资方面开始投入更大的精力。无论是在电视上、报纸上还是大街上,看到、想到值得注册的词汇时我都要用小本记下来,等到能上网的时候统一查询。

1月底,北京电视台《首都经济报道》栏目对我进行了一次关于域名投资方面的采访。采访内容也很简单,主要是聊一些个人经历以及在域名投资方面的所想、所做、所得。当时那个栏目在北京很受欢迎,收视率不错。

2月5日,采访内容以《注册域名淘桶金》的标题在北京电视台播出(节目截图见下)。之后,节目内容被新浪等网站大量转载,导致我在域名圈内一夜之间具有了较高的知名度。节目播出后,我的个人网站访问量激增,当天访问量达到之前日均的数十倍。

《首都经济报道》此期节目是中国大陆的传统媒体第一次对域名投资人进行真实客观地采访与报道,引起了诸多人关注甚至进入域名投资领域。此事件的深远影响是我当初在电话里随口同意了接受记者采访时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而此时,NASDAQ的噩梦仍未结束。

3月9日,又一个黑色星期五,NASDAQ以2052.78点作收,跌幅达5.35%。此时距NASDAQ创历史最高日正好一年时间。也就是说,一年缩水整整3000点。

3月12日,NASDAQ跌破2000点大关,至1981点,当日被称作“黑色星期一”。

3月22日,搜狐开展.cc域名注册服务。对于这个当时很多域名注册机构都在提供注册服务的后缀,我也深入了解了一下,发现其只是可可斯群岛(位于印度洋,并非独立国家,原为英国属地,1955年成为澳大利亚领地)的地区后缀,并不象某些注册机构所宣传是“com”和“cn”的各自第一个字母。更有甚者,甚至宣传.cc是将“com”从正中间劈开后的前一半,令人啼笑皆非。

3月28日,中华网发布消息称,为了削减开支、降低营运成本,公司计划进行一次规模较大的裁员行动,裁员比例预计至少为17%,裁员人数不低于400人。

4月3日,信息产业部、公安部、文化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联合发布《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办法》,自即日起执行。

4月13日,信息产业部、公安部、文化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部署开展网吧专项清理整顿工作。

5月,网易宣布推迟发布财务报告。因为发现其上一季度的财务业绩“有问题”,随着有世界五大会计师事务所之称的安达信事务所的调查展开,“虚报业绩”问题一直被查到2001年,并最终在2001年8月31日迫使网易自己发布公告承认,共虚报了420多万美元的业绩。也就是说,网易2000年的业绩有一多半是虚报的。

6月1日,各家中国互联网公司在NASDAQ当天的收盘价为:新浪网1.74美元、中华网2.71美元、搜狐1.62美元、网易2.04美元、和信超媒体1.38美元。

整个六月,互联网行业被各种坏消息包围着。6月4日,新浪网CEO王志东辞职,COO茅道林接任,汪延任总裁。此后,网易CEO与COO双双辞职,再后来是网易因涉嫌做假账而痛失“卖身”的良机,从美国又传来中华网股东集体状告公司高层管理者以及股票承销商的消息。同月,有消息称,亿唐在经过上一次的裁员之后又将进行一次大规模裁员,幅度将达到70%。

突如其来的一系列事件让几乎所有人都手足无措。先是有媒体披露美商网裁员、更换CEO,似乎快不行了;接着是唐越用300万美元赎回了e龙,但却无力回天,接连出走了若干个骨干;中国旅游电子商务的“老大”——携程旅行网下令将员工名片上的抬头改印成“携程旅行服务公司”。对于自己脱掉“互联网外套”的动机,携程老总季琦坦言:“没办法。你和人家谈合作,人家就会说:“你们做网站的好象都快不行了吧?”,这样还怎么谈下去的呢?”

我的一些在2000年下半年选择离职的老同事后来很多去了其他网络公司,结果在短短几个月之后又遭遇到了第二次离职,令人唏嘘感慨。

NASDAQ苛刻地要求那些根本不是按照自我造血方式成长起来的网络公司实现赢利,这使得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在一夜之间手足无措,它们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但它们知道下一步必须要做点儿什么。于是就裁员、并购。前者无法带来生机,但可以延缓死期——月薪八千的员工被裁掉,新招聘的员工月薪控制在三千以下。而后者,则干脆是一种解脱。

网易加快了走向网络游戏的步伐,而新浪则开辟分类广告等新的互联网广告模式,并开始推出收费邮箱。搜狐加强自己在手机短信方面的优势。大家慌忙制定赢利时间表,要自己相信,要股市相信。然而,每季度的财报却并不乐观,各家公司又纷纷陷入困境。

其实,就是NASDAQ本身也已风雨飘摇,有专家称之为“大萧条的前夜”。更早些时候,纽约华尔街分析师里查德.罗素就表示,美国股市已经完全进入熊市。他发表此言论的当天,NASDAQ以及标准普尔等三大股票综合指数较一年前已分别下挫了17%、63%和22%,这意味着,持续了十年牛市光景的美国股市终于被熊市所取代。

在如此低迷的经济环境下,大量原属于企业、机构或个人所注册的域名出于经济原因或者经营方向转型等原因没有被续费。

除了日常观察和突发的灵感以外,没有被原主人续费而到期删除的域名是另外一个获取可注册资源的重要来源。我将自己比较关注的一些域名建立了到期列表。当时国际域名的删除时间还不固定,所以我每天一有空便查询一下列表上的域名是否已经被删除。

即使在互联网行业的低迷时期,“信仰”互联网的人仍然很多,和我一样关注域名的人也有一些。他们和我前后脚进入域名投资领域,每天和我一样在不停地查询域名。有几次,我关注的过期域名就在自己上下班的路上到了删除时间之后被“同行”马上注册。虽然很懊恼,但是在域名投资前景并不明朗的当时,我还不能放弃能带来固定收入的本职工作。

后来,国际域名的删除时间基本被固定在了北京时间的凌晨2点到4点之间,于是我几乎每天到时间便爬起来“工作”到4点再睡一觉。这是对自己毅力与体力的考验。困意且不说,在暖气已停但天气尚冷的早春,从温暖的被窝中爬出来绝对是一件需要强大意志的行为。有时候,怕连闹钟都叫起不来,我干脆从晚上开始一直熬到4点,完事后睡一会后就起床上班。用句俗话说,当时真是“小伙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

主观困难终究都是可以克服的,而客观条件也会造成很大的障碍。查询注册域名争分夺秒,0.1秒的差距就能让你与等了很久的目标失之交臂,这对上网带宽以及电脑性能要求很高。当时我所住的老旧小区无法安装ADSL,只能采用电话拨号上网,再加上电脑也比较老旧,有很多次眼看着贻误了战机。但对于当时还是上班族、收入有限的我来说,暂时还下不了决心仅仅为了查询注册域名来更新电脑配置(那时候的电脑配件及外设还是很贵的)。现在回想起来,就算不能说自己目光短浅吧,也得说是人穷志短。

除了带宽及电脑,域名注册商的可靠性也很重要。有几次域名被删除之后,我马上在中国W网提交了注册,但居然没有实时注册成功,随后眼睁睁地看着被别人在其他注册商注册。后来我吸取教训,在多个域名注册商都开通了帐户做为备用。

在这个看不见的战场,虽然硬件条件只有“小米加步枪”,比不上别人的“飞机加大炮”,但我凭着自己的意识及努力,多少还是获得了一些“战果”。

1999到2001这三年波澜起伏的.com和我的故事即将接近尾声。本系列的完结篇《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五)将于近日发布,欢迎您的关注,谢谢。

郝鹏 2017-1-19

Smilie Vote is loading.

转载请注明来源:米米地域名 »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四)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中立但有态度 不炒作 不忽悠

联系我们爆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