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立但有态度
不炒作不忽悠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四)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谨以此文,纪念1999至2001那三年间席卷全球的.com浪潮,以及那一代互联网人的热血与悲怆。

相关阅读: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一)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二)
《无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纪之交的.com浪潮》(三)

2001年1月1日,NASDAQ恶作剧般的“新年礼物”如期而至,一天暴跌178.66点,收于2291.86点,创造了二十五个月以来的新低。

1月3日的北京很冷,风也很大。号称“中国互联网第一楼”的北京嘉里中心(上图)楼内春风洋溢,楼外却一片肃杀,楼内楼外恍如隔世。仅仅半年时间,中国互联网业便进入长久不去的寒冬。前一天,NASDAQ中国网络股又是全面大跌。

1月6日,2001年的第一场大雪纷纷飘落。黄昏时分,北京城变白了。雪花在冬日的漫漫暮色中扬扬洒洒,连成一片。但即使是再厚的雪和再安静的夜,也无法让最原始的商业活动和最现代的互联网停止脚步。

我在新公司的工作内容和之前差不多,很快就步入正轨了。与其他同事在工余时间里上网闲逛或者网上聊天不同,我每天见缝插针地抽出时间来分析域名价值、发掘域名资源。

我很认同“笨鸟先飞”的道理,既然没有别人的天赋与背景,那么就要自己多付出努力,争取早日获得“第一桶金”。同时,我也很清楚地认识到,只有独辟蹊径、走少有人走的路,才有希望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回报。几年后,当我看到一本新出版的叫《蓝海战略》的图书,才发现作者的观点与自己当年的判断恰巧有一些相似之处。

在域名价值评估方面,由于当时汉语拼音类的成交案例很少且多数成交案例都未公开,我也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凭感觉进行一个大概的估计。因为手里的域名已经陆续积攒了上百个,无法记住每个域名的具体报价,我只能随身带着打印好的域名报价单以便在接听询价电话时查阅。每当新注册域名